革新新闻

当前位置:革新新闻>时事>文章内容

香港财政司司长:香港不惧竞争 最怕自己不争气

字体大小:【 | |

2019-10-17 14:51:41

在过去三个多月,很多人对香港“东方之珠”的暴力示威感到难过。持续的社会动荡损害了香港的经济活动,也挑战了香港的未来。香港市民和内地市民都渴望尽快停止暴力和恢复社会秩序。与此同时,对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思考也在进行中。香港经济受到多大影响?面对经济挑战和深层次的社会民生问题,特区政府会如何应对?针对这些问题,《环球时报》记者18日采访了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听取了他的全面分析。财政司被称为“司库”。作为一名全面负责金融、金融、经济、贸易、发展和创新科技政策的官员,他可以说是最了解香港经济的人之一。

作为一个开放的小型经济体系,香港的确遇到困难。

环球时报:最近一系列事件对香港经济有何影响?你对今年下半年的香港经济有何期望?

陈茂波:此前,由于中美贸易谈判的迂回进展,香港的出口一直受到压力,自今年以来一直在下降。最近,香港再次受到社会事件的冲击。可以说,香港已经进入了一个内外困难的时期。

香港的社会事件首先影响旅游业,然后是酒店、餐馆、零售和其他行业。今年上半年,游客人数仍在增加。7月份开始下跌,8月份下跌近40%,9月份前10天下跌约36%。酒店入住率受到很大影响,据报道,一些地区的入住率下降了40%以上。7月份零售额下降了11.7%。据估计,八月更糟,九月也好不到哪里去。此外,暴力冲击令立法会会议提早结束,迫使部分资金暂停,影响部分工程项目,增加建造业的就业不足率和失业率。

今年第一季度,香港经济已经出现环比负增长,现在第三季度有可能出现负增长。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从技术上讲,香港将进入衰退。第四季度的经济形势取决于能否尽快平息社会骚乱。在停止暴力和控制混乱后,我们准备在国际社会大力推广香港,让外界对香港的情况有更全面的了解。然而,外国游客和商人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因此预计第四季度经济挑战仍将很大。

环球时报:特区政府已经宣布了对企业的救助措施。将来还有什么其他计划来刺激经济吗?

陈茂波:经济不好,受影响最大的是中小企业。中小型企业占香港企业总数的98%,雇用约45%的劳动力。在经济衰退期间,中小企业面临更大的压力。我们采取的措施将耗资191亿港元(173亿人民币),不包括我们将尽可能增加和加快的一些项目。这191亿元的主要重点是支持企业和中小企业。通过支持中小企业,我们希望稳定就业。稳定就业对经济有稳定作用。除了已经宣布的措施之外,我们仍在动态评估经济形势。如有必要,我们将推进一些额外措施。

环球时报:有人说香港经济已经进入下行周期,也有人说香港经济的结构性矛盾难以掩饰。你认为这些观点怎么样?

陈茂波:香港深受外部经济和政治变化的影响。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来自美国,1997年和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来自东南亚,1987年全球股市调整来自外部。作为一个完全开放的小经济体,有些因素是我们无法控制的。这一次,我们的困难一方面来自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另一方面来自我们内部的社会事件使情况变得更糟。

香港经济发展至今,服务业占90%以上。在四大支柱产业中,金融、贸易、物流和旅游都属于服务业。这是有历史原因的。香港的经济发展一直有两大制约因素,一是土地,二是劳动力和人才。特区政府已认识到这个问题,并自上届政府以来成立了创新科技局。此外,在过去两年的预算中,我们增加了大量的体育和文化资源。

为解决房屋问题,未来五年将收回700公顷土地。

环球时报:上周,香港政府提出了包括空置税在内的六项住房政策。政府会否借此机会大规模调整土地和房屋政策?

陈茂波:空置税是去年6月提出的,我们决心推进。空置税的政策目标是让已经建成的房屋尽快上市供市民使用。根据2019年6月底的统计,未来3至4年内,主要建筑的供应量为93,000套,其中10,000套已经建成。目前,香港私人住宅的供应目标是每年13,500个单位,而建成的10,000个单位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因此,我们希望通过空置税尽快向市场推出。

特区政府认识到土地和房屋是香港社会最痛苦、最大的民生问题,必须下定决心做好。我们以前曾利用《收回土地条例》收回土地,将来亦会继续这样做。在未来的五年里,我们将利用这些条例来恢复土地的许多项目将陆续推出。一个是粉岭北和孤东北新开发区,另一个是红水桥新开发区,第三个是元朗南新开发区。我们还需要一些私有土地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我们估计在未来五年内,将会陆续收回超过700公顷的土地,进行各项工程。此外,我们亦会积极研究个别农地能否用作兴建公共房屋。如有需要,我们会利用该条例收回土地。

十月中旬,行政长官的施政报告将会就土地和房屋政策提出更具体的建议。

环球时报:特区政府和地产发展商在房屋供应方面扮演什么角色?

陈茂波:房地产开发商是私人住宅的供应商。特区政府是土地的供应者,也是公众利益的监督者和监护人。现在房价如此之高的原因之一是土地供应短缺,但土地供应短缺是有其原因的。以复垦为例。从1985年至2000年的15年间,香港共填海3000公顷,平均每年200公顷。从2000年到2015年,仅开垦了500多公顷土地。由于土地供应停滞一段时间,产生了一个大断层。

香港社会现已达成共识,认为土地确实不足。我们必须尽一切可能增加土地供应。行政长官在去年的施政报告中,除了利用公众权利收回土地外,亦建议土地分享,以引导地产发展商利用土地发展公营房屋。此外,我们还做了许多其他工作,包括引入空置税。

香港是“参与者”、“贡献者”和“受益者”

环球时报:你认为香港年轻人现在有足够的职业发展机会和空间吗?

陈茂波:年轻人的兴趣和价值观可能和上一代不完全一样。这个年轻人希望有机会根据自己的兴趣发展,实现自己的理想。过去,香港的工业相对单一。如果年轻人的兴趣不在金融和房地产,他们的发展就会遇到障碍。因此,发展创新科技是出路之一。我们已经引导一些对创新和技术感兴趣的年轻人进入这方面的发展。过去,他们可能不敢参加类似的课程,因为他们找不到工作。我们希望通过近年来对创新和技术的大量投资给他们这个机会。

香港是一个拥有740万人口的城市。主要制约因素之一是市场规模相对较小。对年轻一代来说,如果他们愿意去大湾区或内地其他地方发展,发展空间会很大。例如,我们与深圳前海有合作,一些年轻人已经在那里创业。

以创新科技为例,香港有何优势?香港有大量的学院和大学,它们具有较好的科研实力和良好的基础研究。然而,深圳、惠州、东莞和佛山在中部地区的研究和商业化方面都有先进制造业带来的优势。因此,我们希望善用自己的优势,包括科研实力和相对完整的知识产权保护,然后在香港的一些科技基地投入大量资源,建立一个创新科技的生态系统。如果结果良好,知识产权将保留在香港,具体的商业化和生产将在内地进行。这样,就会有一个相对完整的产业链。

环球时报:上海和深圳在不断发展。香港是否担心竞争加剧?

陈茂波:不,我们可以互补。我们的头脑应该是清醒的,我们应该意识到我们在某些方面有优势,但是我们自己可能无法成功。因此,我们应该与他人合作,优势互补。创新技术是优势互补的好例子。在金融领域,尽管我们在某种程度上领先,但我们不能自满。事实上,竞争是非常激烈的,而且不一定只与内地竞争。例如,一些领先的内地企业正被敦促上市。伦敦和纽约也在与香港竞争。

我们必须有一个战略眼光,不断提高我们的竞争力,这样我们就不会害怕竞争。香港一向自由开放。我们不需要害怕竞争。我们害怕不能做好。

环球时报:改革开放41年来,香港与内地的经济联系有否改变?

陈茂波:在中国改革开放的41年里,社会和经济的变化可以说是翻天覆地的。在这41年中,香港一直是一个非常积极的参与者、贡献者和受益者。我们受益匪浅,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在不断变革。

改革开放一开始,内地的劳动力和土地相对便宜,香港的生产转移到内地。内地升级转型后,我们将发展服务业和金融业。根据内地的变化,我们调整了我们的发展,希望继续以我们的优势为国家服务。这样,一方面,我们做出了贡献,另一方面,我们也取得了巨大的进步。

这应该是未来的思维方式。在“一带一路”倡议等国家新时期的发展战略中,粤、港、澳、大湾地区和双向开放都给香港带来了良好的机遇。以“一带一路”为例,其中一个关键点是设施的连接,这需要大量资金。因此,香港金融管理局成立了一个基础设施融资促进办事处,整合有意参与的机构和公司,共同进行贷款和投资。

上一篇: 白酒股"惊魂"!一则报告让市值一度大跌500多亿,茅台、五粮 下一篇: 方城县召开全县公安工作会议 共创安全稳定社会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