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新新闻

当前位置:革新新闻>时事>文章内容

科技创新70年丨只有新中国才能破解“李约瑟难题”

字体大小:【 | |

2019-11-02 12:32:17

文|罗一航

关于中国的历史发展,有一个“终极问题”几十年来一直萦绕在中国人民的脑海里:虽然古代中国对人类科技的发展做出了许多重要贡献,但为什么近代中国没有发生科学和工业革命?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好问题。这是一个关系到中华民族发展、未来和命运的重大命题。这个命题的提出者是约瑟夫·李约瑟(Joseph Needham),长期研究中国科学技术发展的英国学者,中国科学技术史的作者。

20世纪30年代,当约瑟夫·李约瑟提出这个“世纪问题”时,已经贫穷和虚弱了数百年的中国无法直接面对这个问题。当时,中华民族面临着独立生存的严重困境,一场威胁中华民族生存的战争迫在眉睫。回答一个关于科技文明和中华民族命运的问题太奢侈了。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无数中外学者试图从“实验科学”和“经验科学”两种不同的范式中给出答案,“重农抑商”的文化传统和封建官僚对科技创新的压制。这些答案很有见地,但都有偏见。

然而,这些答案都指向一个问题:中华民族如何成为一个具有科技创新精神的国家,中国如何成为一个适合科技创新生根发芽、茁壮成长的土壤?这是解决“李约瑟难题”的关键。

新中国70年的发展使我们能够从实践的角度找到解决李约瑟难题的密码。正是新中国70年的变化使这片土地成为科技创新“万物生长”的适宜土壤。新中国70年的转型,使中华民族具有了科技创新精神,也使中国的科技创新具有了支撑民族复兴的现代性。

李约瑟在近90年前提出了这个难题。新中国成立70年了,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回顾过去70年来新中国科技创新的发展和转型,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规律:新中国科技创新的步伐与中华民族从“崛起”到“富裕”再到“强大”的步伐是紧密一致的

从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新中国的科技创新主要解决了“站起来”的问题:如何在几乎一张白纸的基础上实现“人有自己的”,构建中国科技创新体系的基础磁盘,填补中国科技空白。从中国科学院的建立到相对完善的科研体系的建立,再到“两弹一星”的成功发射。从开创中国农业机械历史的中国第一台农用拖拉机的诞生,到杂交水稻的培育,再到中国自主生产“解放”和“红旗”汽车的生产线的开通。从中国第一台小型电子管通用计算机的出现到中国第一台在原子弹实验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大型晶体管计算机的诞生...中国在农业、工业、信息产业和航空航天领域的科技创新基本实现“零突破”。大批科技人才从海外归来,参与新中国的科技创新建设,在国际封锁环境下进行自主创新。一系列科技创新成果巩固和加强了中国的国家安全,增强了中华民族的民族自信心,培育了鼓励科技创新培育的土壤,适合科技创新的成长。

从改革开放到20世纪10年代初,新中国的科技创新响应了“致富”时代的号召“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号角明确指出,科学技术创新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的生产工具。20世纪80年代,深圳和北京这两个科技创新的“重点城市”在政策激励和市场培育的推动下形成。华为、中兴和联想等一批面向市场的通信和信息产业企业应运而生。通信和计算机信息产业开始走向大众生活,提高了人们的学习、工作和生活效率。20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互联网高速公路建成,由海外归国科技精英和本土科技人才创办的阿里巴巴、腾讯、百度、新浪、搜狐、网易、360等一批互联网企业经受住了考验,在资本和市场的洗礼中脱颖而出。他们深刻改变了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方式,提高了人们的生活质量和幸福,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和财富,激励和启发了一代中国青年通过科技创新实现他们的人生价值理想。同时,“国家”科技创新也取得突破性发展:“银河”电脑进行了三次重要迭代,将中国的高性能计算提升到世界先进水平;方正汉字激光排版技术的发明,正式将中国出版图书行业带入信息产业时代。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新中国的科技创新体现了“加强”的旺盛潜能和活力。中国的科技创新已经开始在某些领域具有世界级的领先地位。中国的科技创新逐渐形成了全球竞争力。中国的科技创新有自己的方式和模式。在人工智能和高级智能领域,中国创造了一批“自主企业”,如大江、上塘和师旷,它们在技术和研发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就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成果和人才积累而言,华为、阿里巴巴和百度是世界领先的技术巨头。在通信芯片、人工智能芯片体系结构和机器学习体系结构领域,具有世界顶级竞争力。按市值计算,全球十大技术创新公司中有一半来自中国。改革开放后诞生的新一代科技创新者在市场化的需求和驱动下回国,增强了中国科技创新的基础磁盘。华为、阿里巴巴、新疆、小米、oppo、vivo和字节跳动等中国科技公司在全球市场上走捷径,解释了“成为中国人和世界人”的创新脚注。值得一提的是,以华为和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中国科技企业,已经从组织结构、企业文化、技术研发理念和成长方式等方面,形成了一套适合自身发展和中国科技创新特点的体系。他们在文化上推动了中国科技企业告别“硅谷崇拜”,也为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科技创新企业提供了中国的智慧和中国的解决方案。国家大数据中心、国家超级计算中心、国家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等机构的建立,以及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在工业、农业、航空航天、航空等行业的不断推广应用,使中国科技创新企业能够更有远见地将其业务增长与国家愿景结合起来,为中国长期科技创新和中华民族科技创新的历史性复兴奠定了长期基础。

在新中国70年的科技创新中,不同历史时期所反映的不同时代特征也充分体现在中华民族的这片土地上。中华民族的科技创新精神是如何孕育、培育和成长的,有哪些共同的禀赋经历了不同的历史时期和时空——

首先是相信科技创新革命能够在现代中国生根发芽。没有这种信念,钱学森就不会在20世纪50年代的巨大压力下重返中国,在全面遏制和封锁的条件下率先发展“两弹一星”。没有这种信念,一群海外归国华侨就不会成立一群中国互联网和科技创新企业,如新浪、百度和搜狐。如果没有这样的信念,任郑飞不会提前规划华为计算芯片、计算架构和操作系统的研发,阿里巴巴也不会积极推动云计算环境的建设,从而推动中国整个信息产业的“无ioe”改革。如果没有这样的信念,姚期智、石龚毅等一批世界一流的科学家就不会在过去几年里陆续回国从事基础科学研究,为中国培养基础科学人才。没有这种信念,已经在谷歌、微软、脸书和美国大学获得体面收入和职位的大量科学家将不会回到中国,加入阿里巴巴、百度、字节跳动和尚唐等科技公司,以市场化的方式促进中国基础科学研究和技术研发的结合。

第二是凝聚力,这是中国科技创新的“聚焦重大问题”方法论。新中国成立后,“两弹一星”的研制和发射得到了无数科研人员及其亲属的斗争和牺牲的支持。改革开放后,中国超级计算机的研发也是几十个科技研究团队“在工厂吃饭,在机房睡觉”共同努力的结果。在新时代,无论华为开发通信芯片、5g技术或操作系统,还是阿里云主机上线并推进ioe移除过程,所有团队都在努力克服挑战,集中最聪明的头脑和最重要的资源,最终推进中国企业独立可控的基础设施进程,抵御外部质疑和干扰。“专心致志”不仅是一种民族意志,也不违背创新精神。“专注于做大事”是在这片土地上实现真正的科技创新所需的精神、意志和方法,无论是在国家实验室还是在具有领先实力的市场化技术公司。这也是中国科技创新可以提供给世界的中国经验。

此外,这种氛围是一种开放、包容、宽松、互动的氛围,尊重科技创新规律,尊重科学家精神,努力将科技创新成果与市场化应用紧密结合,鼓励中国科技创新拥抱和借鉴世界先进成果,进一步鼓励中国科技创新为全球科技创新生态做出贡献。在过去的70年里,中国最高科学研究馆——中国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一直能够吸引海外华人科学家和外国学者加入其中,培养一代又一代的本土科研人才。中国顶尖科技公司可以吸引世界一流的科学家和研究人才以及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背景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回国。这不仅是财富的吸引,也是技术创新规律和科学家精神的促进。中国的科技创新从来不想闭门造车:在外部封锁时期,中国的科技创新必须突破自主创新本身;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中国科技创新积极借鉴和引进世界先进技术成果和经验,为世界基础科技研究做出贡献。进入新时代,中国科技创新的步伐除了进一步融入世界之外,还面临着新技术封锁的可能性。中国的科技创新除了进一步强调自主和控制之外,还使自己成为全球科技创新链中不可或缺的一环,通过自主和开放为人类科技创新做出贡献。

这是新中国在过去70年里用自己的科技创新实践逐步解决“李约瑟难题”和回答“李约瑟难题”的过程。

作为上个世纪的英国学者,李约瑟无法预测谁将最终解决他思考了几十年的最终问题,更不用说中国将如何解决他在未来留下的难题。然而,这个难题最终将通过中国人自己,通过一代又一代的新中国,通过新中国自己的科技创新实践来解决。

湖北十一选五

上一篇: 湖北省潜江市委书记吴祖云现场督办铁路沿线环境整治工作 下一篇: 亚洲数字经济产业高端峰会举行聚焦数字化转型发展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