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新新闻

当前位置:革新新闻>综合>文章内容

“哨”是民之呼“到”是责之行——北京市政协常委会会议大会发言

字体大小:【 | |

2019-10-24 16:34:00

9月10日,第十三届CPPCC市委常委第十一次会议召开。本次常委会会议围绕“坚持人民有发言权,我有回应”的专题,进一步深化“街道乡镇举报和部门举报”改革,讨论议题。会议邀请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魏小东做专题辅导报告。经过小组深入讨论,张戈、常红岩、刘学军、陈涛、周季东、董明辉在会上发了言。

张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市组织部副部长,老干部局局长

使党组织成为辖区内各组织的“轴心”

目前,“举报和述职”改革存在党建带路不清、基层治理规则总结研究不足、“规则”与“板块”衔接不畅、“12345”热线大数据分析应用不足等问题。建议:

把握党在基层执政中的领导主线。党建是基层社会治理的航海家,是城市改革和发展的动力源。深化“举报和述职”改革,首要任务是领导党的建设的深化,使党组织真正成为辖区内各组织的强大“轴心”,把党的组织优势转化为基层治理优势,宣传、组织、动员和团结群众,积极参与基层治理。

以赋权、下沉、增效为重点,深化街道和村庄改革,推进治理重心下移、权力下沉、资源分散,进一步明确部门和地区责任,理顺“规则”和“街区”关系。进一步规范和完善街道和乡镇权力清单、职责清单和运行规则,形成权责明确、机构简单高效、权力运行有效的基层管理体系。

从解决物业管理、小区停车等具体问题入手,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深化社区治理,开辟城市治理的“最后一公里”。加强基层协商民主建设,充分利用社区委员会、居民座谈会等载体,激发各社会实体参与基层自治和共治的活力。

应该深化改革,解决群众的问题。开展“受理投诉,立即处理”工作,防止“重级别轻解决”的倾向,防止政府无所不能,充分利用大数据分析,加强主动治理和源头治理,切实贯彻“一案一案一案一案三案”的原则,解决群众的问题,让群众满意。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朝阳区委员会主席陈涛

提高“12345”平台的调度准确性

在市CPPCC的组织下,CPPCC朝阳区组织区CPPCC成员与国家和市CPPCC成员组成研究小组,深入研究如何深化“举报和述职”改革。

调查发现,在“举报和举报”的改革中,“举报”和“举报”偶尔会脱节,个别部门和地区之间的有效联系机制不够顺畅。一些乡镇把“哨子报告”当成一个篮子,把一切都放在里面。一些职能部门“丢掉袖子”和“坐等汽笛响”,没有意识到主动履行职责和有效解决问题。与此同时,还存在联合努力不足的问题,涉及中央机关、市政部门和市政企事业单位职权范围内的事项。这个问题很难从街道、乡镇和区一级解决。有必要加强城市两级之间的沟通与协调,形成合力。

建议进一步发挥党建协调委员会的作用,以落实“三个清单”(需求清单、服务资源清单、服务项目清单)为出发点,突破基层治理资源整合,解决社区建设中遇到的群众反映的重点难点问题,有序领导本地区各地区党组织。 形成合力,创造抓基层党建、推基层管治、服务群众、共同促进区域发展、共建美好家园的生动局面。

着力强化属地协调功能,完善“举报举报举报”工作机制。推进行政执法权和权力向基层延伸和下沉,尽快整合执法权和执法资源,加强街道和乡镇综合行政执法机构建设,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行使相对集中的行政处罚权,加强基层执法工作。

为进一步形成有效衔接的合力,市级“12345”平台应提高调度命令的准确性,将市级部门或市级公共服务企业职责范围内的群众需求直接调度到市级部门。同时,可以通知各地,有效解决现行“挂档”机制中属地责任过重、市级部门责任落实不到位的问题。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委常委、市委副书记常红岩

推进党建领导与“举报”的深度融合

调查发现,充分发挥党的建设领导作用,提高基层治理的质量和效率,还有进一步改进的余地。要点是:一些基层单位没有充分落实党建领导的重点,存在重“举报”、“述职”而轻党建领导的现象。一些基层单位对党建的主导作用研究不够深入,缺乏能力和方法,缺乏有效实施党建协调委员会制度。一些地区组织以相对单一的形式开展“双检”,以“卫生清扫”和“十字路口执勤”为主,没有紧密结合解决社区治理中的难点和重点问题,对基层党组织和党员没有吸引力。

建议加强这一机制,进一步把党的政治和组织优势转化为基层治理优势。继续推进党建领导与“举报”的深度融合,建立健全工作标准,加强党建领导顶层设计,推进党建领导机制创新。

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整合社会资源、提高共建共管水平的作用。借鉴朝阳区实施的“社区成长伙伴计划”,通过引入面向社区的专业社会组织,就物业管理、安全环境等方面的社区治理难题进行咨询,引导社区进行探索和实践。积极创新新形式发挥党建引领作用,加强社区党建、区域党建、商务区党建、商务党建和“两新”组织党建,通过网格和大数据积极推进“智能党建”。通过加大推进重点地区党组织建设和选拔党建辅导员的力度,为加强和改进住宅物业管理提供有力支持。

以党员干部与社区治理实际需要的有效联系为重点,进一步引导、支持和促进党员走出家门、深入社区、服务群众,激发社区居民和各类社会主体共同治理的主动性和创造性。培育和打造社区党建和社区治理的鲜明品牌,把“举报举报”改革推向更高水平。

周季东,CPPCC第十二届常务委员会委员,原市政府法制办公室主任

适当确定街道综合执法职责范围。

街道综合执法职责范围应当按照适宜性和适度性原则确定。适宜性是指综合执法中包含的事项,应当是基层和群众周围经常发生的违法问题。它不复杂,容易及时发现和处理,属于“常见病”和“多发病”。适度移交的执法事项总量有一定限度,街道执法事项总量应当根据执法人员牢记所涉及的标准和规范,注意履行职责,不玩忽职守的情况合理确定。

城市管理是一个复杂的系统。任何“零件”的空缺和失效都会影响管理效果。街道综合执法必须与其他执法部门和前端行政部门相衔接。建立街道综合执法与其他执法机构的正常协调合作机制,确保城市管理无缝衔接,形成相互支持、协调联动的整体。

基层综合执法转移到街道后,行政执法主体的数量将会增加。如果他们走自己的路,他们可能会引起大量的执法纠纷,阻碍执法的有效性。按照依法行政的要求,统一执法依据,统一法律程序,统一处罚标准,统一法律文件。加强街道综合执法队伍建设,保持队伍稳定,保证专职特殊人员特殊;提高执法能力和水平,建立统一的执法人员培训考核制度和不合格人员淘汰机制。

加快地方立法进程。一方面,制定和颁布街道办事处规章;另一方面,2007年市政府第197号令颁布的《北京市城市管理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实施办法》已经修改,时机成熟时,将提请市人大常委会制定和形成地方性法规。

注意症状和根本原因。在推进街道综合执法过程中,要注意及时发现和分析违法现象背后的深层次原因,积极调动各种资源,全面落实解决问题的政策,从根本上减少违法现象的发生。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委常委、NLD市委副主席刘学军

增加“12345”平台智能手段的应用

“12345”平台是“受理投诉并立即处理”的关键环节。调查发现,虽然该平台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面临一些需要进一步解决的问题:

首先,在“12345”成为“一套一套”的平台后,原有的硬件设计标准与新职责的履行之间存在差距。突出表现在日常来电的快速增长,大量的人的需求,转移和回访处理的效果,现有的电话线路运营能力越来越难以满足功能需求。

第二,系统智能的短板日益突出。针对上诉,既没有详细的专业分类,也没有自动语音分类转移。针对咨询请求,数据库的现有内容不够全面和详细,不足以为人工和智能响应提供有效支持,对大量群众需求的实时综合分析和判断尚未自动化。

第三,进一步完善接收、转移、处理和恢复群众需求的工作体系。例如,与市政部门的权力和市政公共服务单位的责任有关的问题、城市建设和发展以及政策改进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以及恶意投诉需要进一步分类。

第四,“12345”功能的增强对平台员工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目前,平台热线采用采购服务方式,运营商由劳务公司派出,平台热线缺乏城市治理经验。

建议加强平台的具体规划设计,增加智能手段的应用。顺应智慧城市发展趋势,提高数据采集、识别和分析平台的智能化水平,逐步增加“类大脑”处理方法在平台系统运行中的应用。加强人工智能等技术应用与实际工作的联系。我们将解决围绕数据库改进、对公众需求的智能传输响应、实时数据分析和深入应用的关键问题。通过平台和移动终端软件的高层次开发和应用,我们将实现供需高度一致。

提高分类和处理人们需求的能力。对于咨询需求,组织专业部门及时编制回复内容,加快数据库的充实和完善,实现动态补充和更新。办理索赔时,应根据办理事项的性质和特点以及办理完成的难度,详细制定办理标准,并进行科学评估。

加强市政部门处理申诉的责任。对于属于市政部门和市政公用事业单位职责范围内的群众需求事项,要明确处理责任主体,完善工作标准和考核,形成市、区、街道、镇紧密联系、齐心协力的工作格局。

加强平台团队能力建设,选择具有一线管理经验的优秀干部到“12345”平台工作,或者采取轮岗培训的形式组织“12345”平台骨干人员到部门和乡镇进行培训,以便与实际工作有深入的联系。

董明辉,北京市政协常委、通州区副区长

社区居委会试点成立物业委员会

社区是优化城市治理体系过程中的有机组成部分,其重点是治理中心向基层下沉。社区居委会是基层群众自治组织,是实现城市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的重要形式。

当前,要加强和改进社区居委会,首先要密切联系群众,有效组织和动员群众,发现和解决问题。一方面,社区干部缺乏做好群众工作的意识和经验;另一方面,社区的建立和社区组织开展基层自治的工作制度还不完善。建议:

首先,调整和优化社区规模。目前,全市18.9%的社区属于拥有3000多名居民的超大型社区,不利于社区居委会有效联系居民开展工作。本着“自主、管理、服务”的原则,合理设置社区规模,优化调整超大型社区。

二是完善社区自治组织体系。目前,居委会成员主要对居委会下属的委员会负责,其他组织和居民参与较少。社区居委会下属委员会的设立并不完全符合居民的服务需求。一方面,各种社区组织的代表,如社区警察局、社区保健站和退休站的代表,以及建筑物和居民自治骨干的负责人,应被招聘为委员会成员。另一方面,已经积极开展试点项目,建立更多的财产和老化委员会。

三是增强社区干部的工作能力。充分利用党校和行政学院的资源,组织社区干部培训。培训不仅强调历史、传统和责任,而且通过典型案例、教学方法和较强的能力,组织社区干部到先进社区实地学习。规范社区干部“家访”制度,建立工作标准,开展工作考核。

进一步理顺社区与部门和街道的关系,进一步推进社区减负,重点清理社区“协助”开展的工作项目。削减的撤销和减少可以通过购买由社会组织承担的服务来实现。确实有必要保持工作标准的建立,并根据具体情况实行费用转移。企业事业单位自行规定并经社会认可的事项,纳入社会减负范围。

来到“中国ciic_china”官方微信,回复“parts”,告诉你一个减肥的小秘密。

江苏快3

上一篇: 倾听花开的声音——“春蕾女童”的光阴故事 下一篇: 马化腾卸任腾讯征信公司法定代表人 腾讯信用官网访问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