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新新闻

当前位置:革新新闻>财经>文章内容

魏建国:走好制造强国“三步棋”

字体大小:【 | |

2019-10-23 08:10:27

中国日报9月21日电-9月21日上午,国家制造能力战略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前商务部副部长魏建国在安徽合肥举行的2019年世界制造大会全国制造能力建设专家论坛上发表题为“当前是中国成为全球制造能力的最佳时机”的主旨演讲。

演讲内容如下:

一.导言

最近,美国政府挑起并加剧了与中国的经贸摩擦,并要求美国公司撤出中国。对许多美国商人来说,贸易前景日益不确定的确是“无法忍受的”。例如,美国在华公司“简单娱乐”玩具公司CEO杰伊·福尔曼(Jay Forman)在最近接受美国消费者新闻和商业频道采访时表示,虽然他们的公司总部设在佛罗里达州,但其90%的产品都是中国制造的。特朗普将美国公司撤出中国的想法令人愤慨。首先,美国没有足够的劳动力,而其他国家没有足够的生产能力。其次,即使该公司确实从中国撤回其供应链,并将其转移到印度和越南等国家,共振峰表示,美国政府不合理的贸易政策已使该公司无法制定长期计划。公司遇到了一些未解决的问题,非常困惑。

其次,你为什么说现在是中国成为制造业大国的最佳时机?

第一个原因是,从全球制造模式的演变来看,历史上制造中心一般经历了四轮大规模转移。第一轮发生在19世纪60年代。工业革命的爆发使英国成为世界上主要的制造中心。它的制造业产出一度占全球制造业产出的30%左右。第二轮选举发生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取代英国成为全球制造中心。美国制造业产出一度占到全球制造业产出的50%以上。第三轮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之后。日本、德国和美国成为全球制造中心。日本制造业产出一度占全球制造业产出的16%。第四轮发生在20世纪80年代初。欧洲、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和地区以及亚洲的“四小龙”将劳动密集型、低技术和高消费产业转移到中国等发展中国家。中国和美德日成为全球制造中心的新地点。可以预测,这种模式在未来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中国需要多少年才能赶上制造业?我认为未来10年将是中国制造业的关键时期。

第二个原因是,从16世纪初至今的500年间,世界科技中心每100年在意大利、英国、德国、法国和美国之间转移一次。世界科技中心的每次转移都极大地促进了大国的崛起和世界格局的深刻变化。美国在20世纪40年代成为世界科技中心,并且已经这样做了80年。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转型方兴未艾,世界科技中心即将转移。以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为特征的科学技术的发展和应用正在加速经济和制造业发展模式的转变。

第三个原因是,目前中国正在深入推进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制造业是供应方面结构改革的重点。今年是中国大力出台制造业政策的一年。正在研究和制定一份关于培育和发展先进制造业集群的政策文件。先进制造业正在迎来新一轮的发展机遇。在广东、湖北、四川、上海和江苏等地,一些先进的制造项目已经完成或即将建成。作为全球制造业中心,中国应努力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转型等有利条件,深化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采取更多的改革手段,更多地利用市场化和法制化手段,实现制造业的高质量、高效率和高效率发展。

第三,中国制造业强国建设应采取“三步走”

第一步是提升行业基础能力,提升产业链水平。纵观世界制造业的历史,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制造业的基本能力是建设一个强大的制造业国家的先决条件。美国、德国和日本也是如此。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制造业,种类最全面,布局合理,规模最大。我认为,如果我们能在未来五年超越日本和德国,我们应该从三个优势出发,建设工业基础设施,并根据不同类别实施政策。第一,政府应充分发挥制度优势,集中力量解决重大问题,突破一系列“瓶颈”短板项目。第二,强化政府与市场相结合的优势,加大持续推进产业基础强化工程的力度,形成长效政策机制。第三,继续发挥一大批工程师和技术工人的优势,重点培养一大批“世界隐形冠军”和龙头企业。

第二步是依托城市群建设加快高端制造业的产业布局。未来世界的竞争不是单个城市的竞争,而是城市群的竞争。目前,高端智能设备、新一代信息技术、新材料、新能源汽车等新兴产业,一些重大制造项目即将迎来建设高峰。这需要建设一个充满活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看着东京大湾区等世界城市群制造业的快速发展,没有人不利用中心城市带动周边多个城市,创造一批优势互补、共同努力的城市,而不是我们同质化竞争、相互抵消的共同城市群。因此,我们必须坚持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和高点定位,并行推进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建设,形成以龙头城市为核心、周边城市群配套产业的高端国内制造业集群。同时,支持生产性服务业建设,包括共同努力建设创新中心、信息中心、绿色发展中心、金融中心、法律仲裁中心、航运中心、贸易中心、专业服务中心等综合服务体系。因此,我们将牢牢把握成为制造业强国的方向,建设以城市群为基础的世界级制造业集群。此外,我们应该加快振兴和发展东北老工业基地。

第三步,充分发挥中国现有的创新优势,通过数字技术提高制造业水平。数字技术和当代工业发展的结合是当务之急。应利用数字技术促进供需对接,特别是要充分发挥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分析的作用,提高消费者多样化偏好与企业柔性生产能力的匹配度,构建数字技术支撑的制造业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

人才队伍是上述三项举措的关键,这三项举措是美国与欧洲、美国和日本等制造大国之间的差距。“守着金饭碗乞讨食物”一直是许多国内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写照。有大量的人才和成果,但由于许多限制、过多的控制和缺乏有效的激励,研究者们对工业化并不热心,而且大量的科研成果“睡”在实验室里。因此,必须尊重知识产权,加快知识产权收入激励改革,促进科研创新和成果转化。其次,在美国等国家对我实行人才封锁的情况下,我们应该重视引进国际人才,更应该加强“本土人才”的培养,加强基础教育,培养创新意识,形成鼓励科研人才创新的试错机制,在实践中培养本土人才。第三,全力加快人才培养、评估、流动、激励、引进等关键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改革,为人才发展注入强劲动力。

同时,我们应该利用“一带一路”的机会,支持制造业由大变强。目前,中美经贸摩擦导致许多制造企业迁往印度、越南等国。我们应该把产业转移与“一带一路”结合起来,促进在产业外向转移和产业内转移的“双转移”中形成互补的新优势。逐步推进企业有序“走出去”,实现原产地、出口市场和资产组合的多元化,打破美国设置的壁垒。以“一带一路”建设为契机,创造“走出去”的新优势,打造全球供应链。加快“一带一路”相关国家企业的供应链配送。这是积极解决产业转移、产能过剩和贸易摩擦加剧的最佳选择。

资料来源:中国日报

上一篇: 巩义康百万举行消防演练切实做好“十一”黄金周消防安全工作 下一篇: 港大零售:商嬴互联网医疗与工商银行上海订立战略合作协议 以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