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新新闻

当前位置:革新新闻>教育>文章内容

罚站罚跑或不算体罚,提高教师惩戒权“分辨率”

字体大小:【 | |

2019-11-25 08:44:12

9月24日,《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提交广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进行初步审查,旨在允许教师实施“站立和运行罚款”。其中,应明确禁止超越站立和奔跑强度的处罚,允许体罚得到承认,合理的处罚分开进行。

虽然网上不乏关于“惩罚站立和奔跑是否是体罚”的讨论,但主要声音仍然是赞成“站立多久”和“奔跑多久”。这表明教师惩戒权内容的具体化有着更广泛、更强的舆论基础。

教师惩戒权的实施过程充满了挫折。在党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之前,他们提出要制定具体的实施细则,明确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国家教师教育行动和惩戒权,这一行动至今仍在各地因惩戒行动而引发的师生间的讨论和冲突中。

由于缺乏对处罚内容、形式和程度的详细定义,一些地方教育部门有时会受到舆论的恐吓,对教师实施“一流”的处罚。因此,教师不敢举起教鞭,合理的教育惩罚难以实施。

正因为如此,更多的政策预计将制定教师惩戒权的细则,从而改变一线教师“不敢管理”和“不能管理”的困境。

传统教育学科历史悠久,植根于我们的道德文化。古人相信“一天当老师,一天当父亲”和“教学不严,老师有罪”。教师通常与父亲和兄弟一样,教师的纪律也被视为教育伦理的体现。随着教育的现代化,科学的教育心理学、规范的现代教育制度和教育规律成为主流,教师惩戒权的道德色彩逐渐淡化。在具体的教学活动中,教师的惩戒权与“体罚”的界限模糊不清,当出现纠纷时,教师的权益很难得到法律保护。

一些老师说,人们经常关注教育部门的“发生了什么”,但经常看不到教育部门的“什么也没发生”。过去,由于不尊重学生和滥用教师惩戒权,学生的权益受到侵犯,导致社会片面禁止“体罚”。然而,没有人看到纪律处分权也是用一盆水泼出来的。

教育的主体是学生,以学生为本是最基本的教育理念,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忽视教师的权力,限制教育权利。然而,教师的主动行动和教师的被动不行动有着同样的效果。教师惩戒权的丧失不仅是由现代教育的新发展造成的,也是由于对体罚与惩戒之间关系的机械理解、法律对师生权利保护的不对称以及在重视学生主体地位和权益的“聚光灯”下对惩戒权广泛内容的界定的拖延造成的。

因此,唤醒休眠的惩戒权需要明确的法律认知,使惩戒权更有针对性,从而充分发挥教师的主观能动性,维护教师的尊严。同时,也有助于避免教师的惩罚再次偏离,走向变相体罚的极端,呈现“片面”。

全国各地教育发展水平不同步,要求地方机构学会思考,因地制宜,积极探索教师惩戒权问题,进行符合国家文件精神和现实指导的政策创新。

虽然“立功处分”只是对教师惩戒权的初步探索,但这一具体探索丰富了教师惩戒权的内涵边界,提高了惩戒权的“分辨率”。广东的积极行动无疑是一种鼓舞和示范。结合国家层面实施学科权力的决心,广东未来将迎来学科权力体系更具方向性的创新接力。

当然,这项政策的出台只是澄清受教育权和惩罚权的第一步。教师惩戒权的回归更多地体现在教师的日常教育活动中。教师在行使惩戒权的实际操作中是大胆还是保守,需要教育当局、学校和家长的更多共识,以便更好地协助教育惩戒。

河北快三 彩票app 台湾宾果下载

上一篇: 国务院:明年起取消煤电价格联动机制 下一篇: 长江有色:17日锌价下跌 贸易商采量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