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新新闻

当前位置:革新新闻>文化>文章内容

故事:父亲火灾丧生,竟是体贴照顾我12年的伯父暗中设计

字体大小:【 | |

2019-11-11 07:33:51

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陈晨

自吴雨晴案以来已经一个多月了。在此期间,刑警大队没有收到任何重大刑事案件。他一念的生活也很平静。走出过失杀人的阴影后,他的生活终于恢复了正常。

然而,平静的生活不会持续很久。这一天中午,一具臃肿的尸体被送往公安大楼法医检查中心。

贺年走进办公室时,贺超图和罗宾已经在分析这个案子了。罗宾看到他进来,没有等他说话就把尸检报告交给了他。“62岁的赵文怡淹死了。尸体被发现在河里浸泡了将近两天。”

“你什么时候接到这个案子的?”何年问道。

“这本来是东城警察局接到的一起失踪案件。后来,尸体在岸上被发现,所以案件被移交给了我们。”何超图说,“两天前我已经派人去检查桑植河沿岸所有的监控录像,希望能找到些什么。

“谁是告密者?”

罗宾和何超图面面相觑,最后说:“是楚歌。”

“楚歌?”贺年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在一个多月前的案件中,吴雨晴使用了楚歌的名字,“她在哪里?”

"在隔壁房间,我要给她做笔记。"

贺年想了一会儿,说:“我和你一起去。”

两人很快在楚哥面前坐下。一个多月前,他们曾在《北语报》见过一次面。此刻,他们面前的女孩比那时更加憔悴。

"楚格小姐,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罗宾开始了官方调查。

楚歌的心情不是很好,显然还沉浸在悲伤中,她温柔地回答道:“赵文怡先生是我的大学老师,他退休后我们一直保持联系。”

“他什么时候消失的?”

“昨天早上我接到赵小姐妻子李阿姨的电话,说赵小姐前一天下午出去后就没回来过。李阿姨不容易移动,所以她让我帮忙弄清楚。我联系了赵先生前一天遇到的人,但是对方告诉我赵先生那天晚上回来了。我很担心他的事故,并报了警。”

何年问,“他在见谁?”

“是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和两个年轻人。女人的名字叫程悦,男人的名字叫雷·听云。”楚格说。

第二个名字一出来,一念和罗宾就感到有点惊讶。罗宾问:“是石勒企业的雷听云吗?”

楚歌点点头,“是的。”

在北宇市,没有人,无论男女老幼,不知道雷军的事业。即使在全省,它也是一个商业巨头。雷听云是雷企业董事长郑雷的儿子,而赵文怡只是一名普通的退休教员。他怎么会和那种公子哥联系在一起?

楚歌看出了贺年和易儿的疑惑,解释道:“十多年前,郑雷邀请赵老师当家教。六年来,他照顾儿子的饮食和日常生活。直到雷·听云出国,他才离开雷的家,然后去大学教书。”

“原来如此,”何年说,“那个程悦是谁?”

“程悦是赵小姐一个老朋友的女儿。程悦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当她父亲忙的时候,他会请赵老师照顾她。赵小姐和她的家人没有孩子,所以他们总是对程悦很好。有时他们会带她去雷的私人教室。后来,程月发的父亲也去世了。从那以后,赵小姐一直把程悦当成自己的女儿。”

贺年想了一会儿,然后说:“一个一个来。”

下午,他和一念、罗宾驱车前往北都城东部的别墅区,这是一个真正的富人区,到处都是政要。贺年一两个人很快找到了雷听云住的地方。

雷听云也是北宇市的名人。不仅因为他是豫北首富的儿子,还因为他从小就是天才,从小就表现出非凡的数学和音乐天赋,他的学习能力令人惊叹,这被称为石勒企业的未来。

现在这个神童已经27岁了。贺年看见他时,正坐在别墅的客厅里弹钢琴。大约十分钟后,雷·听云放弃了,站了起来。

"对不起,两位警察同志已经等了这么久了."雷听云让一念和罗宾坐在沙发前,让保姆给他们倒茶。“你是来找赵小姐的吗?”

贺年点点头。"看来雷师傅已经知道赵文怡先生溺水了."

“我知道两人今天来的目的,事实上,楚歌姑娘几天前就已经联系过我了。”

"我们知道,但是我们想得到一些更详细的信息."他一念说:“我希望雷师傅什么都知道。”

“没问题。”雷·听云说:“你想问什么?”

罗宾接着问道:“你和赵文怡是什么关系?”

“这个你应该已经知道了。从我九岁开始,赵先生就被我父亲邀请做我们的家庭老师。直到我十五岁出国时,他才被解雇。在此期间,赵灿先生说我们六年来不分昼夜地相处。我父亲一直忙于他的工作,从童年到大一,他没见过我们几次,而赵先生像他的孩子一样照顾我们。”

罗宾注意到雷·听云话中的奇怪之处,“你刚才是说“我们”吗?我们是谁?

在罗宾,雷听云倒了茶,说:“罗警官不是豫北人,是吗?”

“不,”罗宾疑惑地说,又看着一念。何一念没有回答这个话题,但继续问雷听云:“你在哪里遇到的?”

“我在市中心的姚峰餐厅订了一个座位,但是我很忙。当我到达时,小月和赵小姐已经等了我很久了。”

"雷师傅和程悦是朋友吗?"罗宾问道。

“当然,”雷听云说,“我小时候,赵先生经常带程悦一起去。那时我们认识。只是我后来出国了,很少联系。”

他一念又问:“那天晚上你遇到什么不寻常的事吗?”

“这个……”雷听云突然犹豫了一下,过了一会儿说:“出了点事。那天晚上当我到达酒店时,我发现赵先生和萧月都没有正常的心情。他们的脸非常难看。吃饭时总是一样的。再说,赵先生也喝了很多酒。我记得他以前不常喝酒。饭后,我看到赵先生的酒量没有减退,所以我请他们先来我家,但是小月很早就回家了。之后,我问赵老师他和小月之间有什么事,他拒绝告诉我。”

这些话引起了何一念和罗宾的注意,所以赵文怡的死很可能与程悦有关。

贺年问,“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大约九点钟。”

这两个人接着问了雷听云几个问题。雷·听云非常详细地回答了他们,但没有给出任何有用的线索。最后,在离开的时候,雷听云对一念和罗宾说:“两位同志,我会尽力找人帮忙处理赵小姐的案子。如果我有任何线索,我会告诉你,如果你需要任何合作,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那先谢谢雷师傅。”何年说。

离开雷·听云的别墅后,两人驱车前往程悦的住处。罗宾在路上问何一念:“雷听云以前说的“我们”是什么意思?”

他一念回答,“你不是本地人,自然不知道。事实上,当时石勒集团的董事长有两个儿子。他们是双胞胎。最大的是雷·听云,第二个是雷·云帆。十二年前,雷·云帆在一场大火中丧生。那时候这件事很轰动。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雷军很快就把雷军听云派往国外。”

“我明白了。也就是说赵文怡在雷家同时教他的两个孩子。”

何念点点头,然后说道:“雷听云是一个著名的天才少年,但是雷云帆的资质平平,所以一开始郑雷主要邀请赵文怡来教雷云帆。这些事情对北宇本地人来说都不是秘密。”

罗宾想说:“雷·听云已经出国12年了。他哥哥的死似乎对他打击很大。”

很快,两人按照地址来到了程悦的家。程悦和雷听云年龄相仿,收入相当于雷军企业的金领。她今天的成就可能与她和雷·听云的个人关系有关,但不可否认的是,她自己必须足够好。

程悦通常工作很忙,今天碰巧在家。看到警察向她走来,她一点也不惊讶。显然,她也知道赵文怡的事。一念和罗宾开门见山,直接询问了当晚的情况。

“你误会我了。我和赵小姐之间没有矛盾。”程悦解释道,“我不知道听云跟你说了什么。那天晚上我真的心情不好,但只是因为赵小姐在听云来之前跟我谈了谈我父亲,气氛才有些沉重。”

说到这里,程悦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但是那天晚上,赵小姐还对我说了一些奇怪的话。”

“这是什么?”

“是关于听云的,”她说。听云吃饭的时候出去上厕所,赵小姐开始自言自语,说听云是个好孩子。我希望他想得太多了。我会详细问他,但他什么也不说。那时,赵先生已经喝了很多酒。我以为他在胡说八道。现在想起来真的很奇怪。此外,赵小姐以前很少喝酒,但那天她第一次喝了很多。”

程悦的话让一念和罗宾更加困惑。他们隐约觉得赵文怡溺水的背后隐藏着许多秘密。

这时,他一念突然注意到对面墙上挂着一枚奖章。他走过去看了看,有些惊讶地说:“程小姐的父亲是程守功先生,他12年前因救人而死于火灾?”

程悦听到这里,站起来走到贺年身边。他深吸一口气,说道:“是的,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是我最骄傲的英雄。”

“什么火?”罗宾不知情地又问了一遍。

程悦说:“12年前,北宇市的一栋建筑发生了严重的火灾。当时,我父亲和赵老师在大楼的三楼开始了一个儿童书法班。火灾发生时,他们两人和四个八岁左右的孩子被困在里面。最后,父亲帮助四个孩子和赵小姐逃离了天空,但他在火焰中永远保持沉默。”

何一念接着说:“后来,北洋政府授予程守功一个勇敢奖,并给他的家人一大笔慰问金。那时,程守功的妻子已经去世,他的女儿由他抚养长大。在豫北媒体发布消息后,程守功的女儿很快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帮助。”

罗宾对程悦说,“我明白了。难怪赵文怡一直照顾你。”

“我父亲曾经是我唯一的家人,后来他离开了我,但我不怪他,但我为他感到骄傲。”谈到他英勇的父亲,程悦总是为他悲伤的表情感到骄傲。

他一念突然补充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年在大楼六楼上钢琴课的雷云帆也没能幸免于火灾。”

程悦点点头,但没有说别的。虽然他似乎和雷·听云是朋友,但他和雷·云帆的关系并不好。

——

从程悦住处回到派出所后,罗宾把以前的书面记录交给了何超图。何超图读完之后说:“这两个人显然是故意互相指责。”

“没错,看来雷·听云和程悦有自己的故事要隐瞒,没有说出全部真相。”他一念说,“肯定不止这些。”

“我觉得现在怀疑他们两个是否会死还为时过早。毕竟,赵文怡的死还没有确定。”罗宾说,“如果他淹死在河里怎么办?”

“不太可能。”他一念说,“赵文怡的生活很稳定,经济水平也很好。没有理由自杀。”

"简而言之,雷听云和程悦都被怀疑,两人必须集中精力调查."何超图说。

“我明白。”

一念和罗宾离开警察局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一念在他们分开后慢慢开车回家。当他到达住宅区时,他突然看见一个女孩站在单元楼门口。

“何警官,你终于回来了。”

他前面的女孩是楚歌。贺年看了她几次,发现她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他皱起眉头问道:“楚哥小姐这么晚还在找我吗?”

“是关于赵小姐的案子,”楚歌说。“我有样东西想给你看。”

二十分钟后,何年来到客厅。楚哥把一本厚厚的黑色笔记本放在他面前。

“这是赵老师的日记。我今天帮他收拾行李时发现了它。”楚歌说:“赵老师十多年来一直保持记日记的习惯。这是最新的。这本日记的前几页是正常的,但是从这一天开始,赵老师开始写一些奇怪的字。”

贺年一看楚歌指着她那一页,字迹很英俊:

“2019年4月12日,阳光明媚。

地下室的杂物好久没清理了。今天,我妻子让我捡起那堆东西,卖掉或扔掉无用的东西。事实上,里面的大部分东西都没用。它们被保留的原因不是因为它们不愿意放弃。大大小小的都是记忆。

然而,我还是发了一笔横财。我在一本十多年前的旧书里发现了一张老照片。我以为我丢了。

照片中的两个男孩当时只有11岁或12岁,这是让人痛苦的年龄。

真遗憾..."

这只是一本普通的日记。书中提到的两个男孩应该是雷家的兄弟。“唉”的最后一句可能是对雷·云帆的感慨。这一切都很正常。贺年看着楚歌,正要说话,但对方先说:“继续回头看。”

一念接着翻到下一页。

“2019年4月15日,尹。

我已经盯着那张照片看了一整天了。我心中的这个奇怪想法似乎正在生根发芽。太奇怪了。为什么我一开始没有注意到?

我希望只是我想得太多了。"

“2019年4月19日,尹。

小月今天为什么问我那些事情?她有没有发现那年火灾的任何情况?

不,这件事绝对不能让萧月知道,绝对不行!

“2019年4月28日,下雨了。

萧月最近没有再提起那些事情,我可以松一口气了。也许我想得太多了,希望她不要继续调查。

据说听云将在几天后回到中国。我想见他。我必须说清楚。"

“2019年5月25日,阳光明媚。

我明天要去看听云。已经12年了。我不知道这孩子变成什么样了。如果我的猜测是真的...不,不会,一定是我想得太多了,听云一定还是那个听云。

除了其他事情,我真的有点想念这个孩子。

明天,听云也和小月约好了。我现在有点害怕面对她。恐怕她真的知道该怎么办。如果小月发现真相,她该怎么办?"

日记到此结束。最后一页的日期是三天前。

读完这些奇怪的内容后,他一念的表情变得极其严肃,但他的内心也有点激动,因为他觉得事情开始朝着一个有趣的方向发展。

从日记中可以看到两条信息。首先是赵文怡似乎发现了一些与雷听云有关的东西,然后他很可能在那天晚上找到另一方进行核实。

第二,赵文怡应该对程悦有所隐瞒,这应该与杀死程悦父亲程守功的大火有关。

根据雷英庭和程悦对案发当晚的描述,结合日记的内容,一切似乎都对应了。

然而,还不清楚那天晚上事情到底去了哪里。程悦发现赵文怡躲着她了吗?赵文怡找到雷听云来证实他发现的关于对方的秘密了吗?

这两个事件有什么不同?

似乎只有清楚地了解赵文怡死亡的真相,才能找到真相。

贺年问楚歌:“你看到日记开头提到的照片了吗?”

楚哥摇摇头。“我一看到这本日记就来看你,但照片应该还在赵先生身边。我会去找的。”

“嗯,那张照片应该很重要。”何年说。

第二天一早,何年一到派出所就把赵文怡的日记告诉了何朝头等人。听了这话,何朝头说:"看来这个案子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然后一名警官走进办公室说,“上尉,我们找到监控录像了。”

何超图赶紧让人在电脑上玩。监控时间显示,三天前是晚上9点30分,画面不是特别清晰,但一个穿着外套、戴着礼帽的男人在桑植河边慢慢走几乎看不见,他的脚步有些徒劳。然后另一个人从后面跑了过来。尽管来人看不清他的脸,但从他的体形可以明显看出他是个女人。女人出现后,她开始和赵文怡说话,但谈话很快升级为争吵。最后赵文怡双手抱头蹲在河岸上,露出悲伤的表情。

然后,赵文怡身后的女人突然上前推了赵文怡一下。赵文怡就这样掉进了河里,而那个女人匆匆离开了现场。

视频播放后,贺年和三个人默默地对视着。最后何超图说:“先把人民带回来。”

一小时后,程悦已经坐在审讯室里,罗宾给她看了监控录像。看完之后,程悦的脸色没有变。相反,他直截了当地说:“警察同志,这个视频没有拍到那个女人的脸吗?你凭什么认为是我?”

罗宾说:“你确定你想找这样苍白的借口吗?如果你有相同的体形,你就不用说什么了。你穿的衣服和视频里的完全一样。”

“那又怎样?有太多和我身材相似的人,我到处都能买到这些衣服。也许有人故意陷害我。”

“你……”

罗宾无言以对。这时何一念问:“程小姐,三天前晚上九点半左右你在哪里?”

“呆在家里就好。”

“有人能证明吗?”

“是的,”程悦说,“我和一个朋友通了很长时间的电话。”

"那么请告诉我们你朋友的名字."罗宾说。

程悦毫不犹豫地给出了姓名和联系方式,完全是一个身体不怕影子斜斜的样子。他一念补充道:“我可以看看你的手机吗?”

程悦把手机递给了一念。贺年看了看上面的通话记录。顶端的那个名叫“王悠悠”的朋友是程悦的朋友。记录显示他们的通话时间从9: 10持续到将近10: 00。也就是说,在监控录像中记录的这段时间里,岳一直在打电话。

贺年把电话还给他,然后和罗宾一起离开审讯室,来到隔壁房间。何超图通过单向玻璃观察着对面房间的情况。

“队长,我该怎么办?程悦有不在场证明,我们现在真的没有足够的证据。”罗宾说。

“这个程悦真的很难对付。”何超图平静地看着对面房间凳子上的女人,说:“我们暂时不能拘留她,让她先走。”

“是的。”

罗宾放了程悦后不久,何一念以什么为借口离开了警察局。他先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来到一家咖啡店,坐在窗前等着。

半小时后,一个穿着红色外套的女人进来了。她很高,齐肩的头发染成红色。她的大太阳镜抵挡不住她精致的妆容。她的身体透露出一种性感成熟的女人。

进入咖啡馆后,女人径直走到他一念的桌前,坐下来说,“为什么他哥哥突然有空联系我?你想你妹妹宫古吗?”

一念似乎已经习惯了她的调情,直接说道:“我想了解你一些情况。”

“我知道你不会无缘无故去三宝殿,”宫子笑着说。"这次你想再问什么?"

"你最近接受了一个叫程悦的女人的商业佣金吗?"

“何老弟从哪里来?”

“我见过程悦的手机,它有和你通话的记录,而且已经用过不止一次了。”他一念说,“我想知道她在找你调查什么。”

宫古说:“何兄,我们还没有第一次见面。你也知道做私家侦探是一种职业行为,不容易被揭露。”

“正是因为我们没有第一次见面,我才知道这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他一念说,“这件事牵涉到手头的案子,所以我必须弄清楚。”

宫古慢慢搅拌杯子里的咖啡。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说,“好吧,随它去吧,谁让何老底对我好一点?我会为你破例的。,”

"谢谢你"何年说。

宫古拿出他的平板电脑,点击了几下,递给了一念。他一念在屏幕上看到了火灾现场的一些照片。

“这是什么?”

“12年前火灾的照片,”宫古说,“程悦怀疑她父亲程守功的死有些奇怪,所以她让我去调查。”

“你发现了什么?”何年问道。

“我搜索了当年的新闻报道和消防队员。最后,我发现程悦父亲的死有问题。”宫古说,“当程守功的尸体被发现时,它被压在门板下,离紧急出口很近。如果当时有人帮助他,他可能已经逃走了。”

"但是赵文怡和孩子们已经在外面了."

“不,重点在这里。根据当时的现场调查,火灾发生后门板应该很快就会掉下来。但是在我查看了新闻之后,我发现赵文怡在火灾发生后差不多一个小时逃跑了。也就是说,当时赵文怡在程守功身边,但他没有帮助他。”

贺年沉默了一会儿,慢慢地说:“当程守功帮助救那些孩子时,赵文怡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会站在旁边。”

“是的,但是火灾现场变化很快。当时没有人知道具体情况。也许赵文怡太弱了。”

"但是赵文怡安全逃脱了."他一念说,“程悦肯定会认为赵文怡间接杀害了她的父亲。”

“也许吧,但那不关我的事。”宫爻淡淡地说道。

离开咖啡馆后,贺年一边开车一边思考这个案子。现在程悦杀害赵文怡的动机很清楚,但最重要的是她的不在场证明。罗宾也联系了程悦那边的朋友。我不知道情况如何。

回到派出所后,何年碰巧看到罗宾和何超图汇报了情况。罗宾从程悦的朋友王悠悠那里得知,案发当晚他们两人确实在通话。程悦当时心情不好。在整个过程中,她一直在说话,甚至哭。王悠悠只是偶尔接受了一句话。更奇怪的是,程悦没有告诉王悠悠从头到尾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认为程悦很可能使用了录音电话,”罗宾说。

何一念沉默了,而何超图突然说道:“或者,凶手真的不是程悦。”

罗宾停顿了一会儿,然后说:“但是赵文怡那天晚上只联系了程悦的一个女人,他甚至没有和人发生任何争执。谁会杀了他?”

“我明白,”何超图说,“但我们现在没有任何证据。仅凭逻辑推理就认为程悦是凶手,这太武断了。”

正在这时,一名警察走过来对何超图说:“队长,雷家的雷听云来了。他说他有重要的事情要见你。”

“他能做什么?”何超图觉得很奇怪。走进办公室后,雷听云连忙说道:“何队长,我已经找到证据了。”

“什么证据?”何超图问道。

雷·听云说:“这些天我一直在观察你们警方调查的进展,我一直在寻求帮助进行私下调查。我看了监控录像,说实话,我心里已经知道把赵先生推进河里的人是萧月,但她有不在场证明。但现在我找到了她撒谎的证据。”

罗宾很惊讶。"你能证明她的不在场证明是假的吗?"

“嗯,”何超图从身后拿出一支录音笔。按下播放按钮后,里面很快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伴随着哭泣。雷·听云说:“这是程悦预先录制的。她用这个来欺骗打电话给她的朋友。”

他一念仔细听了几遍录音,最后摇摇头说,“即使这样,程悦也不一定会坦白。”

“让我试试。”雷听云突然说,“我知道她杀赵老师的原因。我可以试着说服她。”(作品的标题是“罪恶的阴影:掉进河里”,作者陈羿辰。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角的“[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故事精彩的后续。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 台湾宾果网址 新2网址

上一篇: 这个贾跃亭眼中的“叛将”,现在又被自己老婆起诉背叛 下一篇: 任正非为母校捐100台钢琴?校方:确有此事